首页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国家基金项目管理 自治区规划项目管理 社会科学研究基地   进入旧版  
成果发布
 
明清时期察哈尔历史若干问题研究
内蒙古社科规划网    13-11-05 09:42    打印本页    来源:

  赤峰学院宝音初古拉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明清时期察哈尔历史若干问题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8XZS002),最终成果于2013年7月经同行专家鉴定,以良好等级结项。

  一、项目的研究目的和意义

  17世纪上半叶中国历史的斗争旋涡中,以察哈尔为核心的蒙古北元游牧政权与大明、后金两朝是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三大政治势力。在明清之间的斗争中察哈尔成为他们的重要砝码,谁赢得察哈尔,谁就能掌控蒙古铁骑,将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察哈尔蒙古对明朝的军事威胁和经济方面的消耗,对后金的消极对抗以及对蒙古内部采取的强硬措施都直接或间接地加速了全国统一的进程。所以,明末清初的中国历史研究离不开察哈尔历史研究。

  明朝时期,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二次南北朝,中原大明王朝和蒙古北元王朝长期对立。17世纪上半叶随着女真族爱新国的建立又出现了满、蒙、汉三朝三足鼎立现象。察哈尔万户作为北元政权的政治核心、大元可汗正统后裔直接率领的蒙古最强悍的部落群,与明朝及后来兴起的后金之间发生了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军事和社会关系,直接影响着当时中国历史的走向。因此,对明清时期的察哈尔历史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意义。

  清朝时期的察哈尔蒙古游牧八旗是清朝八旗兵的重要组成部分。清代新疆地区的首批开拓者中也有部分察哈尔人。清朝皇家牧场的大部分牧人为察哈尔人组成。他们为建设祖国的北疆,开发和保护祖国边疆曾经付出过巨大牺牲,谱写了壮美的历史篇章。客观如实地展现清代察哈尔蒙古的历史活动,对正确处理民族关系、建设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第一大研究板块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察哈尔人渊源的若干问题。

  首先,“释读”察哈尔这一名称,对古今中外的各种史料记载及前人研究成果进行梳理,肯定了“察哈尔”这一名词源于波斯语的“柘羯”(Cakar)一词的观点,通过粟特语被阿尔泰语系吸纳被蒙古人引用。但是,进入蒙古语的“察哈尔”(Caqar)已经失去原来波斯语的“战士”之词义,转变为指王公身边服侍的小人物——“汗廷仆人”。在蒙古语中该词的词义也不断发生变化,如该词另外还有“渺小”、“孩儿”、“跟班”等多种含义。

  其次,对察哈尔人的由来问题进行了探讨。在学界第一次利用大量的依据提出察哈尔人源于成吉思汗时代,他们是从成吉思汗的御前第一千户即“豁勒首千户”演变而来,后来唆鲁禾帖尼别乞所属的“媵者”也加入到原始察哈尔人的行列的观点。他们原属于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的汗廷仆人,是一群有特殊身份的蒙古汗廷“怯怜口”。成吉思汗临终前将自己所有财产包括死大斡耳朵及领地(禹儿惕)、直属军队都交付与其幼子拖雷继承。此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千人群体”也被拖雷继承,即交给拖雷的“豁勒首千户”。因为,此前“豁勒首千户”直属成吉思汗大斡耳朵女主人月伦旭真统领,转到拖雷手中,依然直属拖雷正妻唆鲁禾帖尼别乞管领。“豁勒首千户”名为千户,实则只有八百户,蒙古历史文献中频频出现的“八鄂托克察哈尔”之名来源于此。拖雷所继承的“兀鲁思”是大蒙古国腹地,是蒙古人的摇篮,是其它西道诸王和东道诸王各“兀鲁思”的宗主国。因此,“拖雷兀鲁思”当时被其它蒙古人尊称为“也可兀鲁思”(大国)或“兀鲁黑兀鲁思”(宗主国),拖雷的“也可那颜”(大官人)和“兀鲁黑那颜”(族长)尊号也来源于此。

  “豁勒首千户”转到唆鲁禾帖尼别乞斡耳朵后不能再沿用昔日的“豁勒首千户”之名,遂被改称“察哈尔”。因为,当时蒙古社会把单体和个体的汗王贵族贴身随从或跟班称作“察哈”。而“察哈尔”则转变成唆鲁禾帖尼别乞从成吉思汗斡耳朵处继承过来的这一特殊群体的专有名称。也可以解释为“察哈尔”是诸多“察哈”的统称。他们成为“拖雷兀鲁思”斡耳朵的仆人群体以后另有一部分人融到到察哈尔人当中,就是唆鲁禾帖尼别乞从娘家克烈部带来的“陪嫁人群”——“媵者思”,察哈尔人当中为数不少的“也里可温”教徒很有可能是这些“媵者思”的后裔。

  察哈尔人所属的“拖雷兀鲁思”也被称作“兀鲁黑兀鲁思”。“兀鲁黑”(Uruh)是蒙古语,词义为“家族”或“宗族”。按照蒙古人的传统习俗,幼子有权继承父亲的家业,即“末子守灶”习俗。因此,幼子自然拥有家族族长的地位。因此,拖雷享有“兀鲁黑那颜”的称号。察哈尔人正因为归属“兀鲁黑兀鲁思”捂耳朵的缘故,后来在阿里不哥和旭烈兀(旭烈兀大夫人曾一度寄居唆鲁禾帖尼别乞斡耳朵)的领地里分别出现了察哈尔人的后裔,所谓的“阿富汗察哈尔”等俱为察哈尔人的分支的后裔。

  唆鲁禾帖尼别乞去世后“拖雷兀鲁思”的大部分家产包括其斡耳朵、禹儿惕(领地)、军队按照蒙古传统习俗归属拖雷幼子阿里不哥所有,其兄忽必烈管领漠南汉地、其兄旭烈兀管领阿姆河以西的波斯领土,而他守护拖雷兀鲁思的领地。斡耳朵的直属仆人群体察哈尔人自然归属阿里不哥家族所有。阿里不哥和忽必烈兄弟二人争夺汗位的战争结束以后,忽必烈按照蒙古传统又把阿里不哥的上述领地分封给他的四个儿子。阿里不哥的长子玉不忽儿在忽必烈与蒙古西道诸王的纷争中始终站在忽必烈的对立面。忽必烈在位末年为了加强对阿里不哥家族的控制,在阿尔泰山以东,杭爱山以西、包括迤北的吉利吉思、谦谦州等地施行军事管制,派兵驻守并设置军事机构,将该地区的行政划归“别吉大营盘”,隶属兵部管辖。但是,有元一代阿里不哥家族始终保持自己在漠北的势力范围,成为漠北第一大实力派,随着阿里不哥加战的兴旺,别吉斡耳朵所属察哈尔人群体也不断发展壮大。

  第二大研究板块的主要内容是北元中前期察哈尔万户形成过程当中的若干问题。

  察哈尔万户的雏形:北元初期妥欢帖木儿等蒙古三位可汗为了急于恢复自己在中原地区的统治,与新兴的大明朝进行长达20年的拉锯战。结果将自己近100万人的蒙古军队付诸东流,蒙古大汗的势力锐减,蒙古皇权旁落,造成北元初期蒙古社会动荡,从而出现了蒙古统一体四分五裂的局面。1388年蒙古脱古思帖木儿汗在漠北的克鲁伦河附近被阿里不哥家族的首领也速迭儿弑杀。从此,拥有漠北和西北瓦剌各部宗主地位的阿里不哥家族从忽必烈家族手中夺取蒙古汗位。他们以强大的瓦剌异姓贵族的势力为后盾,操控北元政权长达40年之久。以后在位的蒙古也速迭儿汗、恩克桌里克图汗、额勒伯克汗、坤帖木儿汗、德勒伯克汗、斡亦剌台汗均出自阿里不哥家族。至1425年斡亦剌台汗死后,瓦剌部首领脱欢太师拥立自己女婿忽必烈家族的脱脱不花岱宗汗登上蒙古汗位为止,阿里不哥家族统治蒙古。期间察哈尔人作为阿里不哥家族汗斡耳朵的仆人,为阿里不哥家族的汗廷服务,逐渐显现在历史舞台上。

  脱欢太师对阿里不哥家族的遗弃,说明瓦剌异姓贵族自身的强大,也说明当时蒙古社会对忽必烈黄金家族正统可汗的期盼。脱欢太师把阿里不哥家族汗廷的所属部众交付于其女婿脱脱不花岱宗汗,察哈尔人从此归属忽必烈家族的皇室所有。与察哈尔人同时归属脱脱不花汗的其它部落还有原属阿里不哥家族汗廷的阿喇克绰特部、鞑靼部、克穆齐古惕部、帖良固惕部、昔步慎部、卜尔报等。这些部落后来均成为察哈尔万户的中坚力量。作为忽必烈家族的旧部属,东蒙古自然欢迎忽必烈家族出身的脱脱不花汗。此时,统治东蒙古鞑靼部的阿台汗(属窝阔台家族出身)被脱脱不花汗打败并被杀,脱脱不花汗以胜利者的身份自然成为东蒙古汗位继承人。从此,东蒙古汗廷的所属部众也归属于忽必烈家族出身的皇室。在蒙古文史书中后来成为察哈尔万户主要成员的敖汉、奈曼、克什克腾、兀鲁特等部落的人员此时已开始出现在脱脱不花汗的身边。因此,我们首次提出脱脱不花汗时期察哈尔万户的雏形已经形成的学术观点并加以论证。

  察哈尔万户的形成规模时间是满都海薛婵哈屯时期。满都海哈屯先后扶持满都鲁汗和达延汗。满都鲁汗身患疾病而蒙古部落间的战争中超常发挥以及达延汗统一蒙古宏业的实现都离不开满都海哈屯的功绩。满都鲁汗与科尔沁万户联盟对逐渐抬头蔓延的东道诸王的势力驾驭控制,同时逐步加强了自己直属察哈尔万户的势力。又通过对蒙古右翼的孛罗忽济弄及癿加斯兰太师的势力有力打击,使察哈尔万户日渐强盛。期间将强大的右翼兀鲁特部纳入了察哈尔万户之中。不久察哈尔万户的主要成员乌珠穆沁部、苏尼特部等也接连登场,蒙古文史书的记载中在达延汗身边经常出现该部的人员。至此察哈尔万户初具规模,成为蒙古各群体当中的核心力量。此外,在满都海哈屯亲自带兵出征西北兀良哈时,在她的身边已经出现喀尔喀左翼的部落。可见察哈尔万户的外围势力也已开始形成。

  察哈尔万户势力的扩大是在达延汗之孙卜赤汗时期。卜赤汗利用察哈尔万户的势力,率兵南下,用武力逼迫其叔叔巴尔思孛罗特济弄退位,并第一次以全蒙古统治者的身份在成吉思汗白室前举行隆重的登基仪式。他继承达延汗统一蒙古的大业,与右翼蒙古三万户联盟,征服漠北的顽固势力兀良哈万户诸部,最终将兀良哈万户的所属各部的部分人众分散到察哈尔在内的蒙古各万户,在原兀良哈万户残余基础上新增一个喀尔喀万户右翼,完全控制了兀良哈万户的领地。从此增加了察哈尔万户的又一外围势力,即喀尔喀右翼万户(俗称喀尔喀七鄂托克)势力的形成。喀尔喀万户之名虽然源于喀尔喀河,但是,它作为蒙古可汗直属部落察哈尔万户的外围“屏障”之寓意的“喀尔喀”之意也不能忽视,尤其对喀尔喀右翼来说这种含义更浓。喀尔喀万户的左翼驻牧于察哈尔万户左侧,而喀尔喀万户右翼则驻牧于察哈尔万户右侧,左右喀尔喀万户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蒙古整体万户群,他是察哈尔万户的附属外围群而存在的。

  第三大研究板块的主要内容是察哈尔万户变迁过程中的若干问题。

  达赉逊汗时期察哈尔万户的南迁问题。随着蒙古可汗昔日威风的复苏和右翼三万户势力的强盛,北元蒙古贵族对中原地区的觊觎日渐增强。达赉逊汗时期他率领漠北的察哈尔万户、喀尔喀万户左翼、科尔沁万户分兵三路南下,直奔明朝九边的蓟辽一线。

  达赉逊汗时期的另一件大事则是他们南下后实现蒙古统一的大业。从明初开始朵颜三卫号称山阳万户,一直处于独立状态。达赉逊汗南下以后,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将朵颜兀良哈三卫纳入左翼三万户之事,并未急于南下侵扰明边。左翼三万户将驻牧于辽东边外的兀良哈三卫瓜分,使南下的左翼三万户势力迅速得到扩张。其中朵颜卫23支的19支被察哈尔万户吞并,其余朵颜卫人西逃投奔蒙古右翼的土默特俺答汗;泰宁卫被五鄂托克喀尔喀吞并;福余卫则被科尔沁万户吞并。达赉逊汗利用已被他彻底控制的朵颜三卫之名与明朝通贡。只是后来明朝于嘉靖三十年罢马市而引来左翼三万户连续三年的大举进犯明边的灾难。

  土蛮汗在辽东边外的崛起证明该时期察哈尔万户进入鼎盛时期。据相关史料记载当时仅土蛮汗直属察哈尔本部(即好陈察哈尔)的铁骑就多大50000人;阿喇克绰特部控弦之士25000人;帖良固惕部5000人;乌珠穆沁部30000人;苏尼特部8000人;敖汉奈曼部10000人;兀鲁特部满10000人;浩齐特部和克什克腾部合计足有15000人的兵马。土蛮汗利用短暂的时间将辽东边外的女真等各部族收入自己麾下,便开始大举进攻蓟辽边境线,使明朝辽东边防进入一片混乱状态,几乎达到无力抵抗的程度。

  土蛮汗对蒙古内部采取的措施也证明察哈尔万户势力已经发展成无人能敌的程度。他将蒙古各万户的头面人物聚集在自己的身边设立中央扎萨克,使整个蒙古政令统一。又通过俺答汗将黄教引入蒙古,争取民族意识的统一。颁布土蛮汗大扎撒,维护蒙古社会秩序等。土蛮汗时期的察哈尔已经成为蒙古各部名副其实的政治、军事的核心。

  第四大研究板块的主要内容是北元、明、清三足鼎立时期的察哈尔万户若干历史问题。

  林丹汗在蒙古左翼的失利与察哈尔本部:建州女真的兴起使辽东

  边外的局势发生了转折。林丹汗继位之初,在蒙古内部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蒙古各部封建主的凝聚力逐渐松软,甚至察哈尔万户内部也发生裂变,各类矛盾日渐激烈。林丹汗童年继承汗位,等到他20岁亲政的时候,蒙古各部的分裂局势已经无可挽回。血气方刚的年轻汗对蒙古左翼万户内部采取强硬手段,使蒙古各部封建主人人感到自危,反而加速了蒙古离心力的恶化。察哈尔万户内部开始出现分裂,发生逃亡事件。不远跟随外族的察哈尔万户某些部落首领率部逐渐北移,驻牧于漠北躲避他的锋芒。另有一些部落首领暗中与邻近的女真部取得联系,解决眼前的经济困境和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林丹汗对外采取的政策也出现了误差。对女真势力的过于疏忽和低估、对明朝采取的贪婪政策都导致他后来在蒙古左翼与女真努尔哈赤之间角逐中的失败。

  林丹汗首先迫于经济压力对明朝采取军事措施获得了一些经济上的微利。但是,他的这一举动最终导致女真与蒙古间的利益冲突。万历四十三年林丹汗动用十万大军大举进攻明边,迫使明朝“复虎土墩兔市赏”。广宁的市赏结成了努尔哈赤与林丹汗之间的仇恨。努尔哈赤首先对喀尔喀五部下手,对蒙古采取软硬兼施的政策,拉拢科尔沁万户贵族,给林丹汗不断制造错综复杂的矛盾。同时,对察哈尔万户本身采取挖掘措施,使它发生分裂。蒙古各部叛变林丹汗投奔女真的现象日渐严重,导致林丹汗乱了分寸,对自己所属部落采取用武力整合的残忍手段,前后对五部喀尔喀和察哈尔万户的有些部落进行武力征讨,强制合并到察哈尔本部。他的这一举动虽然膨胀了可汗直属察哈尔本部的力量,使好察哈尔的优势成倍增长,但是,察哈尔万户荡然无存。更可悲的是五哈尔哈部部分归附爱新国,部分被他自己用武力侵吞,是察哈尔失去了屏障。鼓励无援的察哈尔本部在强大也无法与爱新国、科尔沁万户的联军对抗。

  第五大研究板块的主要内容是清初的察哈尔本部历史的若干问题。

  林丹汗本部西征蒙古右翼。林丹汗在左翼与努尔哈赤的角逐中失利,为寻找新的立足点和兵力上的补给,他率领察哈尔本部的10余万大军西征蒙古右翼三万户。在右翼曾遭到抵抗,但是很快控制了右翼三万户。可见他直属察哈尔本部势力的强大。他在蒙古右翼曾北征漠北,意在统一蒙古,但是效果甚微。明朝发现欲利用林丹汗的势力抵制女真的计划难以实现以后停止了对他的市赏。陷入困境的林丹汗率领直属察哈尔本部远征青海,欲追讨云谢布万户残部的行军途中病逝。

  察哈尔归附爱新国。林丹汗的死亡使蒙古诸侯部群龙无首,察哈尔本部更是乱成一团。皇太极毫不费力地将林丹汗的察哈尔本部尽数收复。其结果是清初察哈尔扎萨克旗的设立及附属满洲八旗的“公主兵”­——察哈尔八旗的雏形已经开始形成;满洲人的吞食引来了察哈尔人的反抗,布尔鼐的举动以失败告终,结果撤消了察哈尔扎萨克旗,给予察哈尔蒙古贵族灭门性的打击,设置察哈尔游牧八旗。

  第六大内容是清代察哈尔游牧八旗与四群的简要论述。(略)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以及社会影响和效益:

  该课题的研究成果力图填补明清历史研究领域的很多空白点,提出了诸多的学术新观点,并进行论证。为民族关系史研究和北疆历史研究添砖加瓦,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对民族政策的制定和建设民族团结的发展提供了一些政策理论依据,对建设成小康社会和区域文化大发展具有较高的社会价值。该课题的研究对象察哈尔人的后裔目前遍布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市、伊克昭盟、赤峰市、通辽市及新疆等地,另外辽宁省等地也有分散的察哈尔村落。所以,察哈尔历史研究具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

[责任编辑 李莉 ]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6659725。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2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